中小学自主学习网

陷落田间的岁月

时间:2014-08-12作者:李晨曦指导老师:王云峰学校:江苏省沙溪高级中学 点击:
  父亲回来说,要给田里的小芦粟苗喂些肥料,问我要不要出去走走。想着在家待得久了,也该到外边走走,便跟着父亲出去了。
  走过喧嚣的街道,绕过一条小河,走了几步,一片绿色映入眼帘,没想到,这边还有田。自拆迁搬居此地,从屋里望向窗外,满眼高楼林立,总有一种压抑郁结的感觉。而眼前这片绿色的大海给我带来久违的亲切,疲惫的心倏尔轻松许多。
  我的童年大部分是在田间度过的。我做不得什么,也只能在田间看着爷爷奶奶消瘦的身影。站着累了,就坐在锄头的杠子上,或者坐在稻草捆上,就这么盼着夕阳将最后一抹余晖披在我身上。偶有一只白蝴蝶绕着我飞舞,停驻在旁边的一朵野花上,当我想靠近的时候,它就飞远了。田间有种白色小花,挺好看,想着是叫荠菜花来着,远远地看着一片,好似雪花飘落过,点缀其上,星星点点,素白与翠绿交织一片。“春在溪头荠菜花”,将旧时光定格,那时上时下抖动的白色,是一只只素蝶在田间嬉戏,我不由得跑过去,惊了几只窃窃私语的蝶儿。情不自禁转了几圈,紫色的裙摆旋作一朵娉娉婷婷的花儿,绽放在田间。微风徐过,那些素蝶好似撒落的碎纸片,翩跹旋折,贪人垂怜的目光,付与那美丽的景致。
  真希望所有的时光都充盈着欢乐,然而这日子常是暖色,未免太单调了,总需要几笔冷色来相互映衬,才显得相宜。无情的太阳一点都不肯放过人,非要把每个人的脸都抹黑了才安心,汗珠儿调皮地从发尖滚落,头顶上枯黄的草帽终究挡不住直射的光线,连我这个在田畔闲坐的人都来不及擦汗,更何况这田间一个个忙碌的身影。
  庄稼成熟的时候,我也能帮着采摘黄瓜、豇豆之类的。柔弱的小手被枝叶刮伤,鞋子一整天就变黑的,满身的泥土掺杂着野草的气息。回到家,一躺下就进入梦乡了。也许,因为累,所以充实。夏日炎炎,奶奶会到田里摘个小西瓜,在河水中洗去泥巴,只用力一敲,便裂成两半。继而,我和奶奶便坐在田间啃着手中的半个小西瓜,瓜虽不甜,但解渴尚可。知足常乐,那时,我的心里是欢喜的,苦中作乐也是乐。
  这田间最多的许是油菜花吧,沐着春光,大片大片金灿灿的,如大海一样,风过,便泛起层层金灿灿的波浪,那是春姑娘遗留下的金色绸缎。近看远望,是两种不同的美。时而边走边摘几朵油菜花拿在手里把玩,走一路,摘一路,玩一路,扔一路。倒被我糟蹋了不少。奶奶只是笑着,并没有说什么。豌豆花也是极好看的,素白与淡紫相间,分成两瓣,娇羞地低着头。紫色本就迷人。
  过去很多年了,也只剩下这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了。
  再抬头时,父亲给小芦粟苗喂肥料也差不多快好了。看着脚边像荷叶的东西,就纳闷了:这荷花不是长在水里的吗……父亲说,那是芋艿。又告诉我旁边的是红薯。父亲指着他面前的庄稼问我是什么,想也没想,脱口而出:那是草头。然而答案是花生。我不信,走过去俯身看了看,叹了一口气。
  这田里的有些东西,我也只知道方言怎么说,毕竟那是入肚的东西,哪顾得了那么多。
  回到家,父亲就跟母亲说,“也不知道是谁,居然能把花生说成是草头的……”伴着几声幽默的笑声,我无言以对。啊,谁叫花生小时候长得那么像草头的……只好坐在那边傻笑。不停地抱怨道,田里的虫子尽欺负我,咬得我这儿那儿都是一块块红的。
  田间的寂静恬淡是我所向往的,然而耕作的辛苦我也是晓得的。痛苦的岁月往往回忆起来才觉得那么美好而令人怀念。虽然一切终将逝去,但仍希望把这美好岁月珍藏于记忆中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大赛公告
小学组更多
初中组更多
高中组更多